饮月无双

差不多已经是一只废无双了_(:з」∠)_

『每日对镜之时,你想到的那个人,是谁?』
说这句话的时候,那个擅于玩弄权术的女人跷着脚坐在尚贤宫的帘幕之后,珠串叮当作响。雁王立于殿中,一双眼冷冷地注视着帘幕后妖娆的身影:『凰后,你的话术于我无用。与我合作,就收起你的刺探。』
『对镜之时?』雁王步出尚贤宫时唇边挂着一抹讥笑,『哈…』
不知是笑自己,还是在笑那女人。
八年前,雁王死了。
与其说是死了,不如说,苟且活着。
人活,心死。
默苍离扔在他面前的那柄剑,对他说的冰冷言语,刺得他几乎落下泪来。
『杀了我。这一剑过后,你会有答案。』
『我…做不到!』
『做不到,霓裳就会死在战场。是你害死她。』
『小妹她,是最爱你的人!你怎么忍心!?』
『真的是她吗?上官鸿信。』
雁王从来不悔将感情掩于霓裳身后,此刻却也惊疑不定。默苍离他,竟是知道的。
『我…』他缓缓站起身来,伸出去拔剑的手抖得不成样子,『做不到!』
剑被拔起时带起层层尘雾,黄沙掩饰之下那双暗金的眸中终是凝了霜。
『你,出局了。』
没人能拦得下默苍离,三万将士被他一人之力击垮,一个不留。雁王遭受了臣民的质疑还有,丧妹之痛。自此,雁王死了,活着的,是默苍离的模仿者。
八年后,死里逃生的君王午夜梦回之际,不自觉叫出『师尊』二字,那不是默苍离的声线,清脆的声音,是雁王自己。
他知道,默苍离死了,被他那可爱的师弟亲手杀死。
『剑捅进去的时候你不痛吗,师尊。』
『对镜吗?』雁王看着镜中的自己,并无与默苍离相像之处,『这个问题,不如留给师弟。问他,你看到我的时候,想起谁了?哈。』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