饮月无双

差不多已经是一只废无双了_(:з」∠)_

【曦瑶】惊梦

我就知道我会忍不住写同人,辣鸡【生无可恋。我没有萌主CP,也没有萌副CP,我萌的是冷CP,麻辣鸡【对方不想跟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只蓝曦臣.GIF】回忆向吧,没打算把金光瑶写活过来_(:зゝ∠)_阿西吧。

 

“蓝曦臣!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,如你所言,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,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!”

 

“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!”

 

金光瑶抓着蓝曦臣贯穿他心口的佩剑,戚戚然。他腹部的伤口还在涌血,断臂撑不住摇摇欲坠的身体。嘴角眉梢带着的那仿佛天生的笑意此刻狰狞可怖,眸中的绝望交蓝曦臣心中撕裂般的疼痛蔓延开来。

 

“阿瑶!”蓝曦臣自榻上弹坐起来,中衣已被冷汗浸湿,一颗心早已慌乱不已。他微微闭了眼,右手微抬抚向心口,五指微缩抓皱了衣料,一行泪划过脸颊迅速掩没在浓浓黑夜里。

 

“宗主,您无恙否?”门外传来巡夜门生关切的询问。

 

蓝曦臣定了定心神,轻声道:“无恙,辛苦。”

 

听得巡夜的门生渐渐远离的脚步声消失,蓝曦臣呆呆地坐在榻上良久,突然起身披上外衫推门走进庭院。

 

仲夏夜带着一丝将落雨的闷沉沉压向人的心头,蓝曦臣拢了拢外衫低头向前走了几步,却在目光触到不远处那人的身影时刹住了脚步:“忘机?”

 

蓝忘机诧异的看了蓝曦臣一眼:“兄长还未休息吗?”

 

蓝曦臣苍白的面色隐藏在黑夜中,扯出一丝笑,轻巧的转开话题:“你这大半夜的来喂驴吗?”

 

蓝忘机也不觉尴尬,面不改色地将手中的苹果塞到小花驴嘴里,站起身:“方才起夜时听到小苹果嘶叫,料想它饿了,就来喂喂它省得惊扰他人。”

 

蓝曦臣笑了笑,他早就清醒,不曾听到花驴叫声,蓝忘机人虽精明不少,却是仍不会撒谎。思及此,他不禁又想到能够面不改色说出那一串谎言混乱人心的金光瑶,目光黯淡下来。

 

蓝忘机见蓝曦臣不语,取出手帕擦净手上汁水:“兄长是又被噩梦惊扰吗?”蓝曦臣面色又白了几分,向前走了两步轻倚在树上,声音轻飘飘的,隐隐带着一些自责的味道:“我那一剑,伤他重了。”

 

蓝忘机愣了愣,踌躇地看了蓝曦臣两眼,斟酌道:“金光瑶此人…”

 

“若你也说他此人作恶多端合该如此,那便…勿多言了吧…”蓝曦臣紧紧抿着的唇没有一丝血色,朦胧的月光打下来,照的他脸上多了几分阴郁和憔悴。蓝忘机心中微叹,捞起地上一只兔子揣在怀里:“兄长的剑,是重了些。”

 

似乎是没想到蓝忘机真的会这么说,蓝曦臣转头盯着蓝忘机,满眼不可置信。蓝忘机低头顺着兔子的毛发:“金光瑶此人虽作恶多端,但对兄长亦是一片赤诚。不然也不会在赤锋尊掐向你时将你推开。”

 

这句话并未带来多大欣慰,如针猛然戳进蓝曦臣心窝,痛,不能言。

 

“他的一生太苦了。”蓝忘机拍拍他的肩臂,将小兔塞到他怀里,“兄长还是早些休息吧。你的身体,还未恢复。不宜伤神劳累太过。”

 

蓝曦臣微微颔首,看蓝忘机离去。背后冷汗沾湿的戒痕隐隐作痛,喉中涌上一股腥甜,被他勉强压下。

 

“是啊,阿瑶的一生,太苦了。”

评论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