饮月无双

差不多已经是一只废无双了_(:з」∠)_

【杏默杏】执墨(序)

还不能确定能写多少(°ー°〃)毕竟是一个脑洞,写到哪里算哪里吧~文笔渣,第一次写杏默(默杏)估计还是会OOC的_(:з」∠)_。长大后原剧向童年架空,望不嫌弃,以上。

墨狂刺入胸膛那一刻,冥医有些惊愕,却也并未觉得有多痛,只是心里空空的,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碎掉了。耳边是默苍离一如往常冷漠无情的话语:“你实在应该死在葬骨岭。这样,我就不用亲手杀你。”

就那一刻间,宛如有数根小针细密地戳入心口,剧痛蔓延开,闷得他喉间涌上一股腥甜。剑身与皮肉接触的地方钝钝的疼,冥医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:“我知道,你早晚会牺牲我。我告诉自己不能恨你,我不会恨你,因为我会死得很有价值…”

惊雷劈下,雨落得毫无征兆。冥医急促喘了几口气,笑出声来,竟是从未有过的凄然和不甘:“哈…可我从没想过…这一剑,会是你亲手刺下…”

冥医费力地抬手想去抚摸默苍离的脸颊,却在触到那人冰冷的视线后生生停下,只轻握住了他握剑的手。他的笑声越来越哑,力量随着鲜血流失,再也站不住的向后退了两步,剑身摩擦血肉,鲜血涌出体外的感觉无比强烈,撕裂一般的疼。

“像那些人一样,恨我吧。”默苍离面无表情抽出墨狂,看着冥医倒向被雨水浇得泥泞不堪的地面。

这人,到底能薄情到何种地步啊。冥医眼见的影像已经模糊不清,漫漫雨幕里那一抹翠绿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远。

“若早知今日…”弥留之际,冥医想着,“若早知今日,我大概还是会留在他身边吧…他脾气这么坏,其他人怎么受得了他…会寂寞吧…”

评论(6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