饮月无双

差不多已经是一只废无双了_(:з」∠)_

再相逢(上)

万年欧欧西,罗黄、樱枫(自己一不小心就逆了的CP就是跪着也要写完…),一不小心就把柚子写受了→_←。本来该元宵节发出来然而┑( ̄Д  ̄)┍那时候没写完,改成生贺好了【正经脸】本章樱枫。
东风夜放花千树,更吹落,星如雨。宝马雕车香满路。
又是一年上元节。
枫岫来仙山已有些时日了,自从踏入仙山,他的双眼便重见光明,竟令他感觉有几分不习惯,他依照苦境故居的模样寻得一方宝地又建了一处寒舍山房。平日里偶尔替仙山上的居民算卦占卜,当起了逍遥自在的算命先生,也遇到过曾经的好友和仇敌,大多一笑泯恩仇,作陪仙山。
这日他掸掸落在肩头的香灰,有些欣慰的笑笑,冲对面的人道:“已故去这多年,竟还有人记得给吾烧纸钱,真令人感动。”
那人抿着茶,暗金色的眼微微眯起,是他惯有的睥睨姿态:“愚蠢。”
见罗喉此状,枫岫羽扇轻摇,起了玩笑之心:“只怕是你家的小兔子忙到忘记祭拜你吧。”
“黄泉忘记便罢,只是曼睩也忘记,吾倒是有几分伤心了。”罗喉神色淡然,看不出伤心之态,枫岫自觉无趣:“哈~武君依旧如此啊。”
“汝亦未变。”
“哈~是吗…”枫岫垂下眼睫,唇边带着清浅又苦涩的笑意,“武君就没想过复生吗?以武君的能为和邪天御武的心头血,复生也并非难事。”
“哼,复生做什么?好叫黄泉再将我送回这里吗?”罗喉语气中带着些许遗憾和愧疚,“生前到底是吾对他不起,何必再回去招人厌烦。”
“这…”
“与其为吾之事操烦,倒不如想想你自己。百里之外的拂樱斋,你当它是摆设吗?”罗喉说话依旧一针见血刀刀剔骨之痛。说罢,罗喉起身便走:“吾有事代办。难得今年上元这么热闹,你也别总闷在这破房子里生蛆。你身上的迂腐气息令人厌烦。”
“是…”枫岫漫不经心地应声。
罗喉见状又回身道:“你若不想见他,吾这便将他赶走。”
枫岫把玩羽扇的手顿了顿,声音几不可闻:“枫岫不劳武君费心至此。”罗喉轻哼一声,终是走远。
今年的确比往年热闹许多,枫岫只坐在房中便听到遥远的街上飘来歌女的唱词“不见去年人,泪湿春衫袖”,哀婉动人惹人怜惜。
“上次与拂樱共度上元是几年前了吧,那时吾还未死。”枫岫想。
那时两人各自心怀鬼胎,一场花灯会叫他们的算计硬生生失了色彩,即使站在那里看行人放河灯时,也不忘试探对方。为取信对方竟是双双买了河灯写上对方的名字放入河中,连小贩的说话声都没有注意。
再一次的上元节是枫岫被打伤从噬魂囚逃出后,卖河灯的小贩不停在他耳边絮叨:“先生您就买一盏吧,就算没亲人也有个挂念的人不是?再不济为自己祈福也行啊…”被念得烦了,就买下一盏灯,思索许久才落了笔,写下那人名字时竟是满心咒恨。
最后一次,是在噬魂囚中。那人夺过枫岫手中的河灯掷在地上:“谁会稀罕这种东西,你真是痴愚得无药可救!”
“哈~”枫岫不知不觉行至河边,“一个不注意,竟走到这里来了。”
枫岫招手唤过小贩买了一盏河灯,一笔一划写下那人的名字:“这算是吾怀揣真心为你放的第一盏灯吧…”
“好友如此大礼,吾岂有不回之理?”耳边蓦然响起那熟悉的声音,一只纤瘦修长的手托着嫩粉的河灯轻轻放到水面上。
“你…”枫岫语塞。
“哈~吾特意将拂樱斋建在寒舍山房百里之内恭迎好友大驾,奈何好友好大的架子。”那人眉目含春,在花灯的映射下人面桃花,粉嫩嫩的身躯仿佛下一刻就要随时光虚化而去。
枫岫猛然起身抱住那人,喉间哽咽不成声:“拂樱…”
“吾在。”那人双手轻揽枫岫的背,慢慢拢紧。
“拂樱…”
“吾在。”
“拂樱…”
“好友,吾在。”
“拂樱!”
“枫岫…”
“你在真是太好了…”
“嗯。”
“为什么会死?”
“因为…吾想你了。”

评论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