饮月无双

差不多已经是一只废无双了_(:з」∠)_

再相逢(下)

为什么突然把柚子写得这么像女孩纸(-ι_- )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…本章罗黄。
罗喉来告别那日枫岫正与拂樱对弈,面对枫岫惊愕的神色,罗喉面无波澜道:“吾就想回去看看他过得好不好。”
“武君现在不怕再回来?”枫岫收了残局,温了壶酒。
罗喉接过枫岫递出的梨花白一饮而尽:“那吾便再回去。他总不能次次赶我走。”
“你就这般有自信他…”枫岫张了张嘴,到嘴边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,只得叹气道,“那枫岫便预祝武君再无光临仙山的那天了。”
“多谢。”罗喉并不多言,潇洒转身。
待罗喉走后,枫岫苦下脸叹气不止,拂樱绕到他背后轻轻环住他:“好友免烦恼,罗喉怎么也算一代枭雄,会没事的。”
“嗯。”枫岫转过身将脸埋在拂樱的胸口,闷闷应声。
罗喉来到月族时正赶上一年一度的银月盛典,他毫不费力得穿过结界却未发现人群中黄泉的身影。
彼时黄泉正坐在月族最高的山峰之上独酌,月族庆典他本不该缺席,奈何幽溟有意无意的暗示他:“二哥,你该成个家了。”被念得烦了,就推托身体不适跑了出来,不知不觉站到了这高峰之上。
“黄泉,你和我,都是同一种人。”脑海中蓦然响起罗喉的声音,黄泉手微颤,一杯酒洒出大半,浸湿衣裳。
“你认为战士的价值在哪里?”
“战场。”
“英雄的价值呢?”
“嗯…”
“要超越吾吗?吾等你回答这个问题。”
“英雄的价值在众人崇拜与赞叹的眼神。”
“为何世人会对英雄投以仰望的眼光?”
“因为卑微虚弱的世人需要拯救。”
“什么时候世人会反抗英雄?”
这个问题,黄泉思考了很久才给予了答案:“让世人彻底遗忘英雄的名字,让他在历史中被永远沉埋,甚至永远污秽。”
那时罗喉神色不动,唇边噙着些微嘲讽的笑意:“那下一个问题,何时世人将不再需要英雄?”
这最后一个问题黄泉终是没能给出答案,不久之后刀无极带来罗喉战死的消息,他前往葬龙壁得知真相,那时罗喉的神色竟是多了几分欣慰与解脱:“终结宿命,你就能真正超越我。”
此去经年,刀无极也早已战死,自己回到月族退隐,终于还是怨恨了那人。承诺会死于己手,却失信的那人,平日里千杯不醉的黄泉如今也沾染了几分醉意:“哈…罗喉…”
月族不大,但找起人来却有几分难度。罗喉找到黄泉时,正听到黄泉呢喃自己的名字。他心中微动,却只是静静地站在黄泉身后望着他,沉默不语。黄泉并没有穿战甲,穿的是他们初见时那身红白相间的战衣,雪白的发如瀑垂下,发尾微弯。
“真像一只兔子。”罗喉想。
许是黄泉等的有些不耐烦了,当罗喉反应过来时,黄泉正提着枪抵住他的喉咙:“来了却不说话,你来做什么?”
“看你。”罗喉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,给人严肃万分的感觉。
“这么多年了不来,为何今天却来了?”黄泉枪尖又向前送出一点。
罗喉不闪不避,银枪便刺破了罗喉的皮肤,鲜血蜿蜒而下:“想你。”
黄泉见罗喉见红,连忙收回银枪扔给罗喉一卷绷带:“不是死了吗?”
“是。”罗喉胡乱裹住脖颈。
黄泉皱眉刚想发作,却被面前之人紧紧搂住,罗喉的声音有些沙哑:“吾想你,所以吾回来了。”
黄泉冷哼一声,伸手去推罗喉却被箍得更紧,索性放弃挣扎,莫名冒出一丝委屈:“罗喉,你出尔反尔…”
罗喉脑中莫名冒出一只兔子失落的耷拉着双耳的画面,不由觉得好笑:“哈,是吾的错。”
“都是刀无极的错!跟你没关系…”黄泉的声音越来越小。
“嗯,都怪刀无极。”罗喉瞥见黄泉通红的双耳。
“你还会走吗?”黄泉声音更低。
“不走了。”罗喉紧紧将黄泉箍在怀里,“吾还是那句承诺,吾的命,只能由你取走。”
“哼。”黄泉突然拔高声音,耳朵红的似要滴血,“这次最好你不要骗我!”
“武君罗喉的承诺不允许第二次失信。”罗喉唇边漾开一抹微笑,“何况对你,吾早已亏欠甚多。吾心爱的武后,黄泉。”

评论

热度(8)